从欧洲联盟的危机谈到文明的终结

首页

2018-12-12

导读:九十年代之初,欧洲人还热衷地提出“欧人治欧”,“西欧防御联盟,即WEU取代北约组织NATO”;建立独立的“欧洲共同外交、安全政策,GASP”;推行“资金,劳务,服务,商品四大自由”;以及,推行“单一欧元”政策。

九十年代之初,欧洲人还热衷地提出欧人治欧,西欧防御联盟,即WEU取代北约组织NATO;建立独立的欧洲共同外交、安全政策,GASP;推行资金,劳务,服务,商品四大自由;以及,推行单一欧元政策。 如今,欧盟基本上已捆绑在北约组织的战车上,独立安全政策也早已束之高阁。

此外,2008年来自美国的次贷危机已造成欧盟的南北裂痕;再加上难民问题导致英国退出(没人留意,为何十年前伊拉克难民不跑欧洲?偏偏百万叙利亚难民能在两年前轻易穿越土耳其来到欧洲?)。

这一切,应该看到欧洲人的形象工程,即欧洲联盟已危在旦夕。 再放眼看看全球的境况:这些年,我们在发达国家基本上已听不到社会民主主义追求社会正义的声音;第三世界也不见民族主义,民族自决与保护资源的主张;过去的东方主义(泛指落后的第三世界,尤其是伊斯兰教世界)已进一步矮化为恐怖主义的同义词;而同期间,西方集团却达成空前的团结与强大。

就英美集团方面,过去还有建立新中东,新秩序的倡议。 尽管新保守主义的战略家们最初都有自诩为统治精英的倾向,而且多认为发达国家具有不择手段(包括好心欺骗,即piousfraud)统治庶民与落后国家的自然权利。

同时,尽管上世纪九十年代美国的全球战略部署主轴已是要具备发动多场战争能力;以威慑、恐惧(shakeandawe)手段,速战速决、剋制敌人;控制资源国家所不具能力管理的自然资源;建立全球全方位的统治(fullspectrumdominance)。 但是,他们所追求打造的历史终结,多多少少还带有一些建立世界新秩序和引导全球进步的理想主义成分。 至于今天,摆在我们眼前的却是永恒的乱局,例如,连续17年对阿富汗的占领与混乱局面。 其他,如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索马里、也门、加沙、苏丹南部、刚果(金),均无一例外地处于分崩离析的混沌状态。

因此,极其明显的是,过去提出的混沌理论,即以植入乱源来制造混乱,进而建立新秩序的策略,已让位于制造永恒的混乱。 言及此,似有必要提及2001年九一一事件之后其战略家所刻画的蓝图,而其中,最具典型的代表作,便是国防部美军转型部主任契布罗夫斯基()的助手巴尼特(ThomasPMBarnett)于2004年所提出的利用美国掌控的信息、大数据与军事力量,控制取得资源的途径,以使其他国家必须仰仗美国的军事保护(注意:不再强调直接占有资源);美国的新战略构思是简化世界(settleforless),即把世界分为高水准,低水准;稳定国与不稳定国;融合于国际市场与不融合国;文明国与非文明国。 而美国的战略目标则是去打烂那些不融合国与拥有资源的区域(不再仅仅是国家),使其永远无法对文明圈进行挑战。 套用国防部长盖茨(RobertGates)2006年所提出的概念,就是要发动新型的非常规战争。

鉴于此,我们不能期待任何一个地区的乱局会自动产生理性的历史终结,而是必须面对永恒的哀嚎和文明的终结。

原标题:从欧洲联盟的危机谈到文明的终结责编:宋雪姣。